首页 > 女生 > 灵异悬疑 > 猎梦者小队
67.55万 字 总点击 17 推荐票 0

人,都会做梦。各式各样的梦,千奇百怪的梦。但如果有一天,人却因为一次可怕的梦境,而变得魂不守舍、害怕入睡,该怎么办?梦境里出现光怪陆离的怪物,怎么办?还有各种正常的、歪曲的故事!联系猎梦者小队,帮你解决烦恼!

书友评论
作者作品
同类推荐
  • 凶案现场禁止撒糖

    作者 : 凤尾松

    下一本《漫画男主教我谈恋爱》《犯罪现场禁止恋爱》求收藏! ——文案 作为多金的百年寺庙继承人, 周元不仅长得帅,还有一门精准算命的能力, 日常除了给各种香客指点迷津,就是去青州市最牛的警局上岗就业。 没想到有一天他的算命对象躺在地上,而他成为了警方的第一目击证人。 首次和刑侦支队队长沈睿联手合作破案,流血事件又接连发生。 沈睿:周元,你到底能不能给我提供线索! 周元:你别急啊,我摇个签就能找到凶手在哪儿! 沈睿:……???那你能摇出来,我喜欢的人喜欢我吗? 周元:喜欢。 沈睿:……你怎么知道? 周元:你喜欢的人不就是我吗? 沈睿:那你能算出我最想做什么事吗? 周元:每天都让我下不来床? 文案二: 十六年前青州市一会所发生一起爆炸案,一切化为灰烬,除了一个黑色的签筒。 十六年后,黑色签筒再次降世,“女丑曝尸”,“铜帖子”,“打生桩”……一个个名字诡异的签文,随着离奇案件的发生接二连三的出现。 身为流芳寺继承人的周元,他说:“来自地狱的签筒,必有神来封入深渊。” 而来自人间的罪恶,必有人审判它的罪行。 而他,是人间的判官! 现代刑侦: 英俊好看专治失眠加面瘫症的老流氓队长—VS—不经撩的失眠症患者寺庙继承人兼侧写师 ———————— Tips: 1:地点和朝代都是架空,架空,超级架空的,不考究!! 2:所有案件都是虚构的,没原型!!没原型!!不考究!! 3:所有公职人员都是正面的! 4:非专业人员,请勿考究。 ——甜甜的破案文,大家给个收藏吧! 下一本《漫画男主教我谈恋爱》 ——文案—— 谢言在网站连载的《霸道总裁爱上我》漫画,因为订阅率低,差评太多,面临砍文局面。 作为本书作者,他被读者追着来骂: 读者A:霸总人设呢?这个怂比是谁?作者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读者B:辣鸡作者,没有甜饼全是渣,我呸! 读者C:男主智障作者傻逼,鉴定完毕! 谢言:QAQ 不敢吭声…… 一天,他醒来时后发现他写的霸总穿出来了,并且要手把手教他谈恋爱! 做菜时,殷承忽然从身后抱着他腰。 “这是霸总的甜。” 生病时,殷承煲粥,亲手喂他。 “这是霸总的暖。” 睡觉时,殷承躺在身旁,手在他身上游移。 谢言:“霸……老师,你手放错地儿了!” 殷承循循善诱:“嘘,这就是读者喜大普奔的拉灯环节。” 壁咚,床咚……只有他想不到,没有殷承做不到的。 后来稿子更新了,读者疯狂撒花狂叫,大呼又甜又暖又霸道,还能再看五百章。 谢言捂着腰一脸惊恐的回头看着某人:搞……搞不动了! 色气撩人的真腹黑骚浪霸道总裁—VS—纯情怂包小透明写手 ******* 预收存稿中《罪案演绎法则》(又名《犯罪现场禁止恋爱》)请点下收藏吧。 文案一: 凤城市局刑侦支队空降了一个领导。 弟兄们:队长,新来的领导气场太大,小心他官大压你。 叶澜:……官不大他也压了我很多年。 文案二: 达芬奇以《圣经》中耶稣跟十二门徒共进最后一次晚餐时的故事,画出了《最后的晚餐》。 凤城最近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 被害者都收到了一份晚餐,吃完后才被杀死。 他们死亡时的神态和动作和达芬奇画的《最后的晚餐》里的门徒很像, 因此刑侦支队把这起案件命名为“最后的晚餐”。 作为美食爱好者的顾续,整理了每个死者收到的晚餐菜单— “芙蓉白玉斩”“牢中鱼”“沙龙须”“雪里挖金”“和春饺子”“红酥手”…… 他发现死者收到的菜式隐藏了他们的死亡方式,他决定: “按照菜谱做出来,吃掉它,然后找到他,请他去吃牢饭。” 小剧场: 为了欢迎新领导,支队弟兄打算请他吃个接风宴。 身为副队长的叶澜,去询问新领导想吃什么菜。 叶澜:“想吃什么尽管说,我请。” 顾续微笑:“吃你。” 叶澜:“……换个菜。” 顾续挑眉:“那你吃我?” 叶澜:“你能正经点吗?” 顾续:“我很认真。你实话说,你想吃我吗?” 叶澜:“……不想。” 顾续眯眼:“别在微表情专家面前说谎,因为你的每一个微表情都会出卖你。” 叶澜皱眉:“那你看出什么?” 顾续轻笑:“你很喜欢我。” 叶澜:“……” 顾续:“我同意。” 高智商腹黑微表情专家—VS—英俊纯情刑警 本文又名《最后的晚餐》。 ——是个正经的破案文,但也会有美食出没。 ——一边吃,一边破案,一边恋爱。

  • 灵异大佬抢着给我送钱

    作者 : 高玄

    本文原名《厉鬼们抢着给我送钱》 每日晚9点掉落更新哦,V后日六~ 某天,戴小鹊收到一张任务卡—— 【请您为厕所里的女鬼洗洗脸】 【请您在凶杀现场点个蜡】 戴小鹊:???神经病我不要睡觉啊! 任务卡备注:完成任务奖励三万块或者神秘大礼包哦! 戴小鹊:呸呸呸,三万块就想要我为你卖命,想得美! 三分钟过去,戴小鹊:区区三万块!去就去! 某个任务完成后,戴小鹊手机里被安装了一款叫做“深夜微博”的软件。 点开自己的粉丝列表一看—— 【善解人意的帅叔叔(备注:被杀,它有求于你,可互关)】 【她的舌头又长又酷(备注:吊死,它对你有点好奇又有点想杀你,可互关)】 【晚风暖暖(备注:病死,它很喜欢你,可互关)】 【……】 不久后,收割了一批鬼怪的戴小鹊数了数银行卡里的钱,微微叹气。 她好像一不小心就发财了。 【阅前提示】 1.女主苏美强(大概) 2.应该不太吓人叭! __________________ 预收文《我的大脑连通神魔朋友圈》求收 从修仙世界穿回来后,叶逢西发现自己不但一身修为没了,还被冒牌货顶替成了十八线恶毒网红!天天不是蹭热度就是吃人血馒头! 幸好,她家祖传功法只有她能练,然后叶逢西震惊的发现—— 自己的大脑连通神魔的朋友圈! 原本以为这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世界,直到有一天,她脑子里弹出几条朋友圈—— 街头烧烤店的秃头老板:唉,烦死,明天要去哭两个小时,秃了。 第二天,市里下了两个小时的雨。 隔壁家的作者姐姐:这老王八蛋的梦怎么这么难吃,这狗比是个杀人犯啊! 第二天,作者姐姐口中的老王八蛋被捕了。 叶逢西她妈喜欢的中年影帝:我扔了一包天地灵材在xx街xx号谁要谁捡,顺便去那里帮我杀个妖谢谢。 第二天…… 被迫成为十八线网红全民黑的叶逢西,每天不是被骂就是捧着瓜看这群神魔鬼怪在朋友圈撕逼扯皮。 直到有一天,大家发现她不但会预知还能降妖除魔! 网友:666牛逼

  • 深处有什么

    作者 : 噤非

    新文戳专栏,求收藏: 《顶级鉴渣师[快穿]》 被渣男甩了之后,凭借着对渣男的敏锐嗅觉,虞悯成立了“专鉴渣男”的工作室: 收集证据,伪装打脸,打击报复,将渣男一网打尽,拯救所有受骗少男少女。 虽说渣高一尺、鉴高一丈,但百密终有一疏; 上流圈美名远扬的五好男人傅廷礼被虞悯盖戳“顶级渣男”后,谈了六年的女友就此告吹。 为表歉意,虞悯必须接受系统的终极任务—— 让每个世界的渣男从良,乖乖臣服于主角脚下。 好男人千篇一律,死渣男各有不同。 虞悯:“如果人家本来就是好男人怎么办。” 系统:“那就想办法让他变成渣男。” 【哭包傲娇攻】×【暴躁直男受】 正经文案 ○他们是警察,但武器不是枪,而是勘察箱; ○纠缠不清的毛发,令人作呕的蛆虫,元素周期表中念不出的生僻字; ○这些看似不经意间留下的痕迹,都是最完美的现场证人; ○穿裙子的男孩、死后叫餐的尸体、死亡前夕,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鬼怪乱神,都市传说,真正的凶手早已出现在众人面前; 闲来无事画了张老傅,在我心里大概就长这个样子吧= =甚至更帅hhh! 不正经文案 ◇一个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傲娇重案组组长; ◇一个脸皮比鞋垫还厚的刑侦科分队队长; ◇一个面对尸体花样百出的警局专属法医; ◇一个队长在哪里都能找到的跟踪狂队员; 四人联手破案不忘打情骂俏,疯狂撒糖。 新文求预收: 《行,爸都依你》 【贼爱撒娇无理取闹型大神攻】×【贼有父爱宠溺型选手受】 文案一: 国际超模严汐文一直暗恋一个没名没气的小主播“八木荒”,主播“八木荒”退播后,自己与他唯一的联系便是“八木荒”曾经的室友辛禹——一个身高一米七的小矮子。 对于比自己这个超级迷弟还了解“八木荒”的小矮子,严汐文实名制对他表示讨厌。 这小矮个每次在自己提“八木荒”的时候都脸红,难道他和自己一样也暗恋着“荒哥”? ———————— 对于主播“八木荒”辛禹来说,没有什么比一个超级名模天天在自己耳朵边喊着喜欢“荒哥”更令人脸红的了。 为了不掉马,天天藏着掖着,编造完美谎言,直到严汐文强制要求自己把“八木荒”约出来见一面……? 但宠他已经宠到丧心病狂的辛禹岂有不从之理? 文案二: 作为身高188cm万千瞩目实力型直播选手,论撒娇手段严汐文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作为小透明无存在感型直播选手,论对严汐文的宠溺程度辛禹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严汐文:“今天可以一起睡觉觉么?” 辛禹:“叫声爸来听听。” 严汐文:“爸。” 辛禹:“你想怎么睡,搂着抱着还是叠着睡?” 严汐文:“脐橙式入睡可以么?” 辛禹:“行,爸都依你。” 队员们:“哇,这两口子贼变态。” PS: ① 年下攻,攻正职是模特。 ② 1V1互宠,含副cp。 ③ 娱乐圈+电竞。

  • 三天期限

    作者 : 莲皇

    我不就是在网上吹了个牛吗,至于给我带来这么多的麻烦吗?自从拿到你的那一天,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诡异,本以为你是个阿拉丁神灯,没想到你却是个阿拉丁神坑…

  • 怪异管理公司

    作者 : 花三落

    如果怪异们都有一份工作会是怎样的情景。以弄死员工为目的的公司,充满谜团的公司任务。与公司斗智斗勇,与怪异博弈还要为招安的怪异安排合理的工作我怎么这么难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