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武侠之隐者神尊

第五十二章:鬼谷之强,莲生之恨

武侠之隐者神尊 启明之始 88 2019-09-21 14:1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cjudfcg.net 随梦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纵横家,几乎可以说是诸子百家中最奇特,也是最可怕的一脉。

   它不像墨家,农家那般弟子满天下,每一代的纵横家,都只有一纵一横两个传人。

   而且也不像阴阳家那般神秘诡谲,因为每一代纵横家的传人皆会入世修行,他们的名字,也都会为天下人所知。

   所以这一脉,并没有那么难以揣测。

   纵横家也没有像兵家那样的滔天杀伐,虽然也有传人曾上战场,率领百万大军征伐天下,但这并不是主流。

   纵横家,也就是鬼谷一脉,所学之广,几乎可以说是遍及了各行各业。

   每一代的鬼谷传人,都会入朝为官,或是上战场为将,但无论是做什么职业,他们都会是这个行业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天下燎燎,苍生涂涂,诸子百家,唯我纵横。

   这是何等磅礴的气势和嚣张的气焰。

   但却没有一个人会对其提出反驳。

   因为无数年月来,纵横家已经用血与火的事实证明了,他们的确有资格,也有能力,配得上这句听起来无比狂妄的评价。

   每一个乱世,都有着纵横家传人的身影,这一脉,仿佛就是为了乱世而生,是来终结这个乱世的。

   每一个国家的主人都会把鬼谷传人当做座上宾,都渴望得到这些人的效忠。

   因为历朝历代以来,能得到鬼谷传人帮助的人,几乎都开创了属于自己的霸业。

   纵横家的掌门人,也就是那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的鬼谷子。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都可以说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之一。

   因为,他只需要一根三寸不烂之舌,便能让整个世界陷入战火之中。

   有时只需要他的一句话,世界上可能就会多出,百万乃至千万的亡魂。

   纵横家的每一代传人,都是一纵一横,在入世之后,彼此之间会展开生死厮杀。

   胜者,则会成为新一代的鬼谷子,而败者,那自然就得去阴曹地府报到了。

   但如今这一代的纵横家传人则发生了些许变化。

   首先是那一纵一横两大传人,并没有相互为敌,而是同时效力于当今秦皇嬴政麾下。

   并且这两人也并非是以鬼谷一脉的纵横术闻名天下,而是靠着一身强大的剑道,才博得如今的名头。

   然后便是传人数量发生了变化,这一代的鬼谷子打破了千年以来的惯例,收下了第三名弟子。

   据说这名弟子根骨极佳,有着经天纬地的才情,足以超越鬼谷历代以来的任何传人。

   但这第三名弟子的行踪一向神鬼莫测,世间也没多少人知道这个弟子到底是谁。

   甚至那已经入世的那两位鬼谷传人,对自己这个小师弟也所知不多,就连自己师弟的名字都不知道是什么。

   之前的百家聚会,便是因为这位鬼谷的第三名弟子太过神秘,所以项羽等人没有开口相邀。

   反正就算邀请了,也找不到地方去见人家,倒不如当做不知道对方会来的好。

   “阁下,便是那位有着惊世之才的鬼谷少年郎吗?”

   田言突然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开口问道。

   “鬼谷少年郎,你们诸子百家的人是这么称呼我的吗?”

   嬴不凡听到这话,嘴角掀起了一丝满意的弧度。

   这什么少年郎的称呼,总比那个鬼丫头嘴中的大叔强多了。

   “阁下的名声,在这偌大的江湖中可是响亮得很,就连我们这些方外之人也是如雷贯耳呢”

   月神淡淡一笑,如同空谷中的幽兰一般,优雅迷人。

   “百川血河染红裳”

   “乱世沉浮戈鸣荡”

   “若问清平路何寻”

   “俯首鬼谷少年郎”

   一首七言绝句从她口中念了出来,霎那间,好似有金戈铁马在耳边奔走厮杀一般,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的确是好文采,也不知是何人所写,未免将在下的才能,过于夸大了”

   嬴不凡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听起来颇为淡漠。

   但在面具下的那张脸庞上已经布满了得意的笑容。

   “你说你是纵横家传人,就是纵横家传人啊,总得拿出证明来吧”

   荆天明看到眼前这个带面具的家伙一脸高冷的模样,心里感到颇为不爽,便开口质疑道。

   “抱歉,我这位兄弟一向野惯了,说话直了点,还请阁下不要放在心上”

   项羽对嬴不凡报以一个抱歉的眼神,随后冲荆天明轻喝了一声。

   “天明,少说两句,如果不是纵横家传人,又如何能打开这扇石门呢?”

   月神这一次倒是没有与荆天明持相反意见,“阁下素来神秘,哪怕是我们也不知道更多的消息,所以还请你,证明一下自己的身份,也好让我们大家放心”

   清冷脱俗的声音中带着些许凝重,但语气十分坚定。

   “阴阳家的护法,大秦的护法国师,还有这两位长老,果然都是奇女子”

   嬴不凡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把木剑,淡淡的黑色剑气在上面缓缓萦绕着。

   轰!

   黑光闪过,剑气层层叠叠,猛烈地席卷开去。

   只听得一声闷雷炸响,天地失色,皆化黑白。

   那一瞬间,仿佛有墨色天龙在云层中翻滚涌动。

   此刻,那柄木剑自他手中脱出,变得如天地间最霸道的神兵般锋锐。

   合天地之势,一往无前,势如破竹,仿佛哪怕是日月星辰,只要挡在它面前,都会被一一扫落,跌下云端。

   木剑携带着无匹的剑气,攻向了前方的百家传人。

   最先做出反应的,不是久经沙场的项羽,也不是所有人中修为最高的月神,而是那个看起来年纪最小的田赐。

   嘭!嘭!

   干将莫邪这两柄闻名天下的绝世神剑,此刻在这个小胖子手上彻底展现出了它们应有的威能。

   田赐将这两柄神剑舞得密不透风,剑法虽然看起来非常紊乱、毫无章法可言,但其打出的每一击,都会使那把木剑前进的速度慢上半分。

   浩瀚的白色剑气在空中纵横交织,如同化作了一张白色大网,想要将那柄木剑牢牢罩住。

   可惜,田赐毕竟年幼,修为还是太过弱小了。

   轰!

   剑气所结成的白色巨网仅仅阻挡了木剑数个呼吸的时间,便破碎成了漫天光点,消失在了空中。

   但这短短的几个呼吸,便足够这些百家传人反应过来了。

   田言心里担忧弟弟的安危,一改谨慎小心的风格,率先出手。

   她在宽大的衣服中一抓,一柄散发着惊人寒光的长剑落在了手中。

   然后,那一身雪白的裘衣脱落下来,露出了她应有的打扮。

   只见田言全身包裹着黑白色条纹的修身金属战斗服,双腿和右臂部位为网状护甲。

   与她手中长剑的格调完美搭配了起来,彰显出了她完美无比的身材。

   轰!

   田言手中长剑化为了一道耀眼的白色惊虹,狠狠撞在了那柄木剑上。

   随后,项羽提起手中大戟,恐怖的雷光凝结在戟刃之上,然后飞快地向前劈去。

   白娉婷手中银枪一抖,数朵枪花在其周边一闪而逝。

   唰!唰!唰!

   她此刻挥枪的速度迅速无比,一两个呼吸的时间,便已刺出了近百枪。

   重重叠叠的枪影笼罩了四周,一道璀璨的银白色长虹脱颖而出,与那柄木剑碰撞在了一起。

   就连荆天明也拿起了手中的非攻,毫不犹豫地向前挥去。

   咻!咻!咻!

   那一路以来,沉默不言的少司命,此刻周身环绕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绿叶。

   正是阴阳家木部绝学,万叶飞花流。

   万叶飞花,阴阳双生,平地生秋兰

   嗤!嗤!嗤!

   漫天绿叶化为了两条长鞭,向正在不断突进的木剑缠绕而去。

   石室中原本光秃的地面上,也凭空生出了一片片翠绿的叶子,娇嫩欲滴,但又透露着极为危险的气息。

   大司命长发飘舞而起,浑厚的内力在周身激荡着,双手开始飞快地结起印诀。

   轰!

   周边的空气狠狠一震,那双赤红色的玉手结印之间,一道散发着血光的太极图案,不断旋转着,浮现在了空中。

   狂风大作,那道血色太极也在不断壮大着,然后大司命双手缓缓往前一推。

   一道道巨大的血色手印,在空中凝聚而出,直接对着那柄木剑,毫不留情地轰了上去。

   唯有月神一人,依旧站在了原地,无动于衷。

   她只是用极为凌厉而复杂的眼神,看着前方那个,带着面具的青年。

   轰隆!轰隆!

   接连不断的碰撞声响起,一道道人影倒退而出,撞在了石室的墙壁上,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那柄木剑也没好到哪去,它的剑锋早已碎裂,剑身之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痕,并逐渐扩大,不断向四周扩散开去。

   但即便如此,它依旧冲破了重重阻碍,向前方急射而去,很快便来到了月神面前。

   月神叹了口气,抬起了羊脂玉般的右手,磅礴的内力在其掌心凝聚,随后轻轻拍在那柄木剑上。

   咔嚓!咔嚓!

   原本便已经残损的木剑,在受到了这样一击后,剑身上的裂缝再一次扩大开来。

   最终,木剑完全破碎,化为了齑粉,被空中的狂风吹散,徒留下一个剑柄,掉落在了地上。

   “百步飞剑,阁下真不愧是鬼谷一脉有史以来最出色的天才”

   月神见多识广,很快便认出了刚才那一招。

   这乃是鬼谷纵剑一脉的最高绝学,百步飞剑,一直以来,只有纵剑传人才有资格修习。

   如此一来,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再也没有了质疑的半点空间。

   除了鬼谷子本人,这世界上会着百步飞剑的,只有大秦剑圣盖聂和鬼谷子收的第三名弟子。

   盖聂是秦皇嬴政的贴身护卫,决不会来参加这极北荒原的试炼,那眼前这个人身份自然就实锤了。

   “好强的实力,单单这一剑,必须要我们在场所有人出手,才能将其完全挡下,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人物啊”

   项羽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提着天龙破城戟重新站了起来,眼神变得忌惮而又狂热。

   “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百步飞剑还不够,我还可以用横贯八方”

   嬴不凡看到了众人那狼狈的模样,嘴角泛起了一抹浅笑,有些戏谑地说道。

   “不必了,这天下之中,敢假扮,也有能力假扮纵横家的传人的人,只怕是凤毛麟角”

   月神缓缓地开口回答道。

   “既然如此,我们就出去说话吧,呆在这鬼地方,我整个人的气息都不通畅了”

   嬴不凡说完,便大踏步地走出了石室。

   其余众人相视一眼,也立马跟了上去,离开了这座噩梦一般的石室。

   此刻,对于这些受到了打击的百家传人来说,只要是能离开这个石室,他们都愿意尽力去尝试,哪怕结果和过程都不尽人意。

   所以此刻一个也没摆谱,都乖乖地跟着走了出去。

   ……

   轰!

   数道身影直接撞在了墙壁上,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巨响。

   噗!

   宁缺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面色苍白地可怕,手臂不断颤抖着,连那把朝夕相处的长刀都有些握不住了。

   叶红鱼此刻衣衫褴褛,露出了多处雪白的肌肤,充满了诱人的意味。

   但肌肤上划过的许多道淡淡血痕,却凭空破坏了那充满诱惑力的美感,让人望而却步。

   她手中握着的长剑早已不知落到何处了,全身也在不断颤抖,甚至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只能靠在墙壁上,勉力支撑着身躯。

   祝玉妍虽然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天人至境,但此刻的情况也同样不妙。

   周身原本浓郁无比的紫红色雾气已经所剩无几,天魔双刃上,原本耀眼的光芒也变得无比黯淡。

   此刻,这位名震天下的阴后身上的气息非常不稳,那张艳冠天下的脸庞上也变得毫无血色。

   就连那原本均匀的呼吸节奏也变得参差不齐,很显然,这是受颇为严重的伤势。

   莲生三十二依旧端坐于大殿中央,但身上原本耀眼的金光已经消失不见。

   那两条贯穿腹部的铁链上多了许多裂痕,但依旧牢牢地将其拴在原地,丝毫不得前进。

   “果然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就连一些后生晚辈,也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莲生啊,莲生,现在的你果然很弱”

   莲生看了看手掌上深刻入骨的伤痕,他的眼眸变得有些空洞,还有些惘然。

   他痴痴喃喃地问了自己一句,忽然间,自嘲一笑,神色逐渐变得愤怒无比。

   “都是你,柯浩然,你不该不杀我”

   滔天的恨意,从话语中透露而出,那种歇斯底里般的疯狂,使面前的三人皆是心神一震。

   “我小师叔不杀你,你应该对其叩头谢恩,自己吵着要找死的人,我平生还是第一次见”

   宁缺虽然身受重伤,但骨子里的桀骜和常年混迹市井而养成的无赖个性,让他的言语时时刻刻都充满了尖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