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灵异悬疑 全境污染

第一章 世界要完蛋啦!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3555 2019-08-21 22:1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cjudfcg.net 随梦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蓝星,一个美丽的星球,人类在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大航海时代就探索了所有大陆,并且形成了结盟关系,之后进一步发展下,更是成立了全球最高联盟政府,设立警督和争端仲裁院来维护所有人民的生活安全,从此国家的概念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全人类同一个目标,只是由于地域关系,在联盟政府下,还是划分了洲际,每个州都有一些独特的法案条例。

   最高联盟政府成立的那一年,被称为新纪元。

   现在,是新纪元1106年。

   东洲地区,正值夏季。

   “天气好热。”

   七月中旬,一年之中最热的时节已经到来,哪怕是躲在树荫下,还是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热浪。

   夏秋冬吃过午饭,匆匆回到公司,直到迈入开着空调的办公室,浑身的燥热感方才渐渐褪去。

   同事们大多都趁着这段时间趴在桌子上睡午觉,她接了一杯水,也回到自己的座位,正打算坐下,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座机,而且是不认识的号码。

   心中莫名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夏秋冬左右看了看,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接通电话。

   “喂?是夏秋冬女士吗?”

   “是,请问您是?”

   她有些疑惑,既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就说明应该不是广告推销,难道又是某宝店要好评的?可是自己已经半个多月没买什么东西了。

   “夏女士,你有个弟弟叫夏仁对吧?”

   这一问,直接让夏秋冬的心没来由地颤了一下。

   “……嗯。”

   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这一声,她回答的有些勉强。

   “我们这里是第三人民医院,很遗憾的通知你,你弟弟来复诊的过程中,病情突然恶化,我们已经近了最大努力抢救,结果还是没能挽救他的生命……”

   “啪嗒!”

   手机摔落到冰冷的地板上,夏秋冬脑袋一懵,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她多希望这是一个诈骗电话,然而不是。

   夏秋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的,她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

   “不可能。”

   夏仁一直表现的很正常,从来没有跟她说过生病的事,早上她上班之前,弟弟还说要去图书馆查阅一下资料。

   早上还好好的,

   明明早上还好好的。

   “我弟在哪里?”

   夏秋冬忍住哭腔询问。

   一位年轻的医生领着她来到地下室,走道尽头,招牌上停尸间三个字无比醒目。

   一步步接近了,她却开始抗拒,不愿继续往前走。

   她想要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医生见状叹了口气,心里也很难受。

   “夏仁从两年前就被检查出间质性脊索瘤,诊断的时候已经发生恶变,基本无药可医,这种患者通常在一年内死亡,他主动放弃了治疗,但还是会每隔几个月过来复查,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更想不到到他竟然没有告知亲属……”

   年轻医生掏出钥匙,却发现停尸间的门竟然没有上锁,一推就开了,冰冷的空气从门缝中溢出来,冻得她打了一个寒颤。

   工作人员平时绝不会犯这种低级失误。

   她快步进到停尸间内,望着里面一副空荡荡的床位,愣住了。

   “尸体不见了!”

   ……

   ……

   “好热啊——”

   夕阳已经开始下沉,天边的云朵有如染血般凄红,七月中旬灼热的气温下,街道上行人都步伐匆匆。

   夏仁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浑身有气无力,虚弱到了极点,这么热的天气,他却一滴汗都流不出。

   “我应该去哪?”

   他突然停在原地,意识有些浑浑噩噩。

   “对了,回家。”

   他想通了什么,眼神清醒了一点。

   “可是,家在哪里?”

   他露出疑惑的表情,就像思绪运行到某处突然断掉,怎么也接不上。

   突然,他的头颅像是被一柄重锤狠狠地敲了一下,眼前的视野突然一阵模糊,恍惚间,他看到远处一个巨大阴影盘亘在天帷之中,无数条触手一样的组织在耸立的高楼间攀附蠕动,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差点栽倒,不过好在撑住了。

   夏仁再次抬头眺望时,只能看到一轮橘红色的夕阳缓缓沉入楼宇之中。

   “幻觉吗?”

   “可,为什么会出现幻觉?”

   “想起来了,我脑袋里长了一个肿瘤。”

   “我是谁?”

   “我是夏仁。”

   仿佛是闸门轻轻扭开了一些角度,伴随着他的疑问,更多的记忆涌现出来,然而每到一个关键点,便再次突兀的断掉。大片大片零碎的信息在脑海中相互碰撞,始终拼不出一段完整的记忆来。

   他知道自己要回家,却不知道家在哪里;

   他知道自己叫夏仁,却不知道夏仁是谁,在社会中有着怎样的位置。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脑袋里的钝痛还在持续,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世界要完蛋啦。”

   淡淡的嗓音在他耳边响起,伴随而来的,是女孩子身上很好闻的味道。

   夏仁扭过头去,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生站在自己身边,脸几乎要贴在自己耳边,动作亲昵。

   她面容精致,大概二十岁出头,身高一米六五左右,穿着一身白色的连衣裙,露出两条洁白纤细的小腿,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夕阳的余晖洒落下来,如此近的距离,夏仁能够看到她脸上柔软纤细的绒毛,仿佛被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愣了愣,夏仁退后两步,然后问道:“世界要完蛋了是怎么回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女孩笑了笑,没有就这个问题做过多的解释,而是主动问道:“你要租房吗?”

   “不需要。”

   夏仁下意识的摇摇头。

   他有家,他要回家。

   “但是……”

   女孩眨着眼睛。

   “你看样子,好像没有地方可以回去。”

   夏仁本想反驳,话到嘴边,忽然沉默了。

   他要回家,问题是,他忘了自己家在哪。

   “咱们的房子一直空着,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先去住。”

   女孩邀请道。

   “咱们的房子?”

   夏仁重复了一遍,“你是谁?”

   “我是赵明月啊。”

   女孩露出无不凄惨的微笑,“你忘啦。”

   夏仁努力思考了半天自己与她的关系,但……真的想不起来。

   他越发感觉到赵明月很神秘,对方说的话,自己一句都听不懂,比如“世界要完蛋啦”这种不管谁来听,都会感觉莫名奇妙的话。

   夏仁盯着女孩的脸,不知是否错觉,她的眼神里仿佛有着化不开的哀愁,就像……刚死了人。

   “跟我来吧。”

   赵明月说着,走在前面。

   自己现在确实没有地方去,而且她真的很漂亮,夏仁想不出理由拒绝。

   “景宛小区。”

   两人走了没多远,进入一个小区大门的时候,夏仁脑海中自动冒出了这四个字。

   印象中这个小区好像距离自己家并不太远,走路大概二十分钟就能到。

   可他依旧想不起自己家在哪里。

   “有时间在附近走一遍,估计就能想起来了。”

   失去一部分记忆好像并不能令他感到有多焦虑,夏仁隐约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应该有点不正常。

   这个小区建成比较早,旁边的楼房看起来都比较老旧,跟随着赵明月的脚步一路走来,遇到的大多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他们在一栋七层高的小楼前停下,这里的住户安全意识并不太高,当然也可能是设施老化,总之楼道门敞开着,略显黯淡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楼道口,将空间划分为层次鲜明的两块,里面是浓郁的仿佛化不开的阴影,墙皮剥落,层层叠叠的小广告挤压在一起,凌乱不堪,配合着昏黄的夕阳,这个入口总给人一种不妙的预感。

   就在夏仁凝聚精力想要看清里面的景象时,突然发现,那阴影和光芒的交界处,黑暗如同沸腾了一般,伸出一条条疯狂扭动的细小丝线,正顺着墙面朝他的方向蔓延过来。

   “房间就在五楼。”

   赵明月回过头,朝夏仁说道。

   夏仁一个激灵,意识清醒过来,再次看时,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

   “又是幻觉吗?”

   “你没事吧,脸色看起来很苍白。”

   赵明月关心道。

   夏仁这才发现,对方的皮肤,也很白。

   仿佛跟黑暗对立的那种白。

   “没事就好,咱们上去吧。”

   她说完也不征求夏仁的意见,自顾自的顺着楼梯走了上去。

   都到了这里,总不能回去吧,况且也没有地方可回,他再次看了一眼光影的交界处,尽管心中疑惑,但也只能跟上。

   “这就是咱们的房子了。”

   赵明月站在门前,向着夏仁介绍道:“里面虽然很久没人住了,但还是干净的,卧室里也有我的东西,你自己收拾收拾就行。”

   “你不跟我一起住?”

   夏仁脱口而出。

   问出这句话后,他才感觉到有些不妥,但看赵明月的神情,好像并没有生气。

   “我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对于这个问题,赵明月并没有回答,只是抬起头,看向夏仁身后。

   “难道我背后有什么?”

   夏仁转过头,视线挪到一半的时候,顿时怔住了。

   一个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背后,她佝偻着身子,脸上满是褶皱,花白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面容,深陷的眼窝中,一双浑浊的眼睛正阴恻恻的盯着自己,老太太嘴唇嗡动,似要说些什么。

   视线接触,莫名的凉气顺着夏仁的脊髓渐渐攀升。

   就在这时,“咔哒”一声,赵明月突然将房门打开了,瞬间一股冷风从房间内吹了出来,老太太睁大了眼睛,像是看到什么极可怕的事情,眼中满是不可思议,接着她以不符合自己年龄的矫健身姿,腿脚利索的打开对面的房门,一溜烟地钻了进去。

   “好了。”

   赵明月将一串钥匙塞到夏仁手里。

   “祝你好运。”

   她接着什么也没解释,直接走下楼去离开了。

   夏仁从刚才惊悚的一幕中回过神来,空荡荡的楼道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若不是手中钥匙的触感是如此真实,他甚至都要怀疑赵明月有没有出现过了。

   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腐臭味道,仔细去嗅时,却又什么都闻不到。

   转过身,房门已经打开,阳台的窗帘紧紧地拉着,冷气正不断溢出,屋内一丝光亮也没有。

   “她刚才是怎么开的门?”

   望着门把手上厚厚的一层灰尘,夏仁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反正已经到这里了……”

   他安慰自己,接着,他做了最后悔的一个决定。

   就在左脚刚刚迈入门框的瞬间,一段清晰的文字在他脑海中展开。

   【已发现宿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