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灵异悬疑 全境污染

第一百六十八章 去捅黄秋远一刀

全境污染 白胡子的猫 3546 2019-11-21 19:0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cjudfcg.net 随梦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你好,之前没有介绍,我姓夏。”

   等到保安走到近前的时候,夏仁主动伸出手,打了个招呼。

   “唔……你好,我姓马。”

   马保安感觉这几个人有些古怪,但毕竟是校长的朋友,还是伸手与他握了一下。

   双手接触的瞬间,马保安胳膊一抖,差点下意识的把手抽回来。

   他的手心,好凉!

   是刚用冷水洗过手吗?

   只是简单的握了一下,很快分开,马保安不太放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心,还是一样的干燥,并没有水的痕迹。

   奇怪了。

   正在马保安疑惑的时候,秦芸微笑着问道:“在楼上的时候没来得及讲明白,我想知道你说的给钱是怎么回事?”

   “这个……”

   马保安眼神慌乱一下,接着露出僵硬的笑容:“就是我说错了,没那回事儿,你们也别多问了。”

   看来这件事情在他脑海中很重要,就连秦芸的蛊惑能力一时间也没有成功套出话来。

   “让我来吧。”

   夏仁拍了拍秦芸的肩膀,自己说道:“其实说是校长的朋友,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并没有这么好,之前就说了,旁边这位是我的表弟,正打算把他介绍到这里改一下坏毛病。有钱赚当然好,但是校长好像故意没有跟我提起,你要是能告诉我,等拿到钱,我肯定拿出来一部分感谢你。”

   马保安明显有些意动:“真的?”

   夏仁表情真挚:“我骗你干什么?”

   又是这句话……

   刘秀秀看向马保安的眼神,顿时带着些怜悯。

   马保安犹豫一下,紧接着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摇摇头说:“那你自己问校长好了,我真的不能跟你说。”

   能够挣一份外快当然好,但是要让领导知道是他告的密,那他的工作就直接没了。

   “既然你不愿意说,我也就不为难你了。”

   夏仁看起来并不失望,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马保安因为放过这次机会,心里感觉很是惋惜,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大脑明明已经下达了移动的指令,但是双腿却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感觉不到任何反馈。

   接下来,他就发现,不仅仅是双腿,眼皮、手指、嘴唇……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器官听从大脑的指挥。

   我这是怎么了!

   他一下慌乱到极点,下意识的想呼救,但喉咙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然后他看到,面前那个姓夏的年轻人,还在对自己笑。

   这笑容让他从心底感觉到恐惧。

   是他搞的鬼?

   可是,怎么可能……

   “掰断一根手指。”

   夏仁突然说。

   马保安惊恐的发觉,对方说出这句话以后,自己刚才不论如何都没办法控制的双手,竟然抬了起来,左手五指张开,右手握住左手食指。

   “咔!”

   关节断裂的声音。

   食指呈一个诡异的扭曲形状,反转过九十度,指甲贴着手背的皮肤。

   马保安眼神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完全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很快就没有余力去理解了。

   疼!

   钻心的疼!

   剧烈的痛楚瞬间涌上马保安的大脑,他双目圆睁,眼球止不住地颤抖着,但偏偏身体毫无反应。

   “谁他妈的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草尼玛的!”

   这个时候,面前姓夏的年轻人竟然还在笑!

   刘秀秀和秦芸此时无暇关注马保安的状态,眼前的一幕着实太过熟悉,她们回忆起一件事。

   当初在第一次遭遇无根之水,夏仁吐血住院的时候,另一个“夏仁”来到医院打算带走他。

   当时两人都想要阻拦,但是那个“夏仁”一句话,她们的身体就不受自己控制,只能乖乖让开路。

   那时候的场景,简直和现在,一模一样,可以断定,操控她们身体的,就是无根之水。

   刘秀秀当时就将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基金会,得到的却总是同样的答复:“继续观察。”

   秦芸则因为夏仁一直没有跟她解释,所以慢慢的也就没想过了。

   那天的情况,变成了一个谜,为什么夏仁会在深夜的秋鸣山顶被发现,他和另一个男人究竟干了什么,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

   现在终于露出了一点端倪,刘秀秀却产生了更大的疑惑。

   “难道他俩是一个人?亦或是,当时那个夏仁已经悄悄取代了这个夏仁?”

   想想就头大。

   她们沉思的时候,马保安还在受苦。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夏仁问道,同时解开了一部分限制。

   马保安发现自己能够说话了,张嘴就是一句:“操……”

   “还挺顽强,两根手指。”

   “……”马保安。

   误会啊!操是语气词,不是想要骂你啊!

   “咔!”

   他的手摆出了一个怪异的六字型。

   “现在呢?”

   夏仁继续问道。

   马保安脸色苍白,额头冷汗直冒,嘴唇颤抖着说道:“我说,我说,每介绍一个学员过来校长奖励一万盟币,但是必须要是条件合适的学员,不然不收。”

   他很害怕,但同时也很委屈,你他娘的都会超能力了还缺这点钱吗?还有我之前干嘛要嘴欠说那句多余的话。

   “条件合适的学员?什么样的条件才算合适。”

   马保安这次不敢犹豫,快速说道:“首先学员的家庭不能有钱,那种父母喜欢赌博之类的最好,其次学员在家庭的地位不能太高,至少不是独生子女,另外我们收录学员之前,家属要提前签一份生死状,就是学员在这里受到体罚,甚至是意外死亡,家属也都能够承受,不签协议的也不收。”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

   夏仁想了想,问道:“来到这里的学员有多少能够活着出去?”

   马保安听到这个问题迟疑了半秒,接着咬咬牙,说道:“据我知道的很少,父母主动送过来的学员有,但是不多,大部分还是经过想要拿钱的熟人介绍来的。这里条件很恶劣,经常隔一段时间就有受不了的,或者自杀,或者意外死亡,而学校会和那些家属提前谈,说孩子死了会给二十万的赔偿费,如果家属表现出愿意接受的态度,学员接下来多半就出不去了,如果态度坚决,不愿意接受,那么没过多久就能出去。”

   他害怕极了,不管对方问没问,只要是他知道的,都一股脑说了出来。

   怪不得齐珊珊和穆阳兰的父母不出面,原来是早就谈好了价格。

   根据他前面所说,能出去的学员很少,看来还是愿意接受的多。

   夏仁简单消化了一下这些话,又问道:“那死去学员的尸体会被运到哪里去。”

   马保安脸色着急:“我只是个保安,这个我是真的不清楚。”

   “再掰断两根。”

   “别……”

   “咔!”

   马保安浑身冒着冷汗,一只手掌已经完全废了。

   “看来是真的不知道啊。”

   夏仁问都没问,感叹道。

   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自己的小命都掌握在对方手中,马保安也不敢表现出一点愤怒的情绪来。

   秦芸想起他在楼道相遇时说的那句话,问道:“你也介绍自己的亲人来过?”

   听到这个问题,马保安支支吾吾,最终说道:“嗯,我朋友曾经有个侄子……”

   “你朋友的侄子还活着吗?”

   马保安眼神不敢看秦芸,想要撒谎,又怕右手也不保,于是说道:“没,他来第二个月想逃跑,结果手挂在电网上挂了两个小时,被电死了。”

   “真不是东西!”

   刘秀秀愤恨道。

   夏仁沉吟一下,说道:“持刀冲进市中心的警署然后找到一个叫黄秋远的人捅一刀最后报警揭发曙光中心和走到马路上被卡车撞死,选一个吧。”

   马保安张了张嘴,很想说还有没有第三个选项,但以这家伙冷血的程度,自己要真的这样说,恐怕迎接他的下场会更惨。

   想到自己莫名遭此厄运,未来恐怕再也没有前途可言,马保安眼角噙着泪水,说道:“我选第一个。”

   “真乖。”

   夏仁拍拍他的肩膀,收回无根之水,鼓励的语气说道:“赶快去吧,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对了,别说见过我,否则……”

   马保安连连点头。

   从这片荒郊野外跑到市中心,一个小时勉强够用,中途他没有任何时间来冷静下来思考。

   望着马保安捂着手臂奔跑的背影,秀秀琢磨着夏仁刚才那句话,有些疑惑:“你跟黄秋远有仇吗?”

   没想到夏仁显得很是意外:“没有啊,他是我朋友,帮了咱们这么多,怎么会有仇呢?”

   “那你……”

   “你不懂。”

   夏仁微微眯了眯眼:“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

   刘秀秀还等着他下半句,然后并没有下半句。

   他发现自己在夏仁身边待得足够久了,却越发看不清他究竟在想什么。

   几人随后在曙光中心又逛了一圈,再没有发现哪里存在异常。

   这里不久后就会被基金会接管,到时候可以彻彻底底的清查一遍,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调查的价值了。

   时间来到中午十二点半,他们离开曙光中心,坐车开始回家。

   夏仁边开车,便梳理着今天所遇到的一切细节。

   刨除掉食尸鬼,像曙光中心这样的机构,其实并不罕见,至少木星市肯定不只有这一家,只是其余的机构大概没有这么黑暗的目的。

   他忽然想起那个在刘傅生家发现的感染体,刘建是个小偷,整天游手好闲,他父亲只是个开小面馆的,文化程度也不高,自己也喜欢赌博,经常输钱,对刘建疏于管教。

   但就是这么一个缺点很明显,作为父亲来看,不怎么称职的人,却从来没想过把儿子送进这样的机构“纠正”一下,反而在刘建失踪后,他连面馆都关闭掉,每天在外奔波、寻找,四十多岁的人,看着却像五六十一般苍老。

   他不会管孩子,但爱孩子,所以刘建每次要钱,他明知道儿子不务正业,却还是会给。

   所以刘建的感染体提到的最后一个要求,才会是跟他说声……对不起。

   或许正因为不会管也不会爱的父母太多,才会有这么多和曙光中心类似的结构。

   汽车没有行驶多远,还在荒郊野外,他们看到一辆黑色商务车从他们对面驶来,交错而过的瞬间,夏仁看到对面车辆的副驾驶,坐着一位身穿黑衣,头戴黑色鸭舌帽的女人,她的样貌完全笼罩在阴影之中,黑色长发透漏着光泽,胸口处唯一露出的皮肤,如雪一样白皙。

   “洛m.45k61,秀儿,查查这个车牌号。”

   自从夏仁在幻象里看到食尸鬼们的装扮之后,他就对身穿黑衣的人,特别敏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