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重生之娇后

愤怒

重生之娇后 研研夏日 2102 2019-10-15 12:38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cjudfcg.net 随梦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绿墨不明所以,微微睁大眼睛看着杨槿琪,道:“啊?少夫人,您在说什么,奴婢什么都没做啊。奴婢今日一直在小院里待着,并未做过任何事情。”

   杨槿琪此时怒极,已不愿跟绿墨再做过多的纠缠,直截了当地问:“你何时跟林绍岚勾搭在一起的?你二人之间已到了何等地步?”

   一听林二少爷的名字,绿墨心里一惊,脸上的血色渐渐消失殆尽。

   见绿墨不回答,杨槿琪使劲儿拍了一下桌子:“说!”

   绿墨结结巴巴地道:“没……没……没有,奴婢跟二少爷之间是清清白白的。”

   “你竟然还敢狡辩?非得让我把林绍岚叫过来是不是?”杨槿琪一挥手,把桌子上的茶盏扫落在地。

   杨槿琪已经许久没发过火了。

   自从她嫁给了林绍璟,每日都是笑眯眯的。

   尤其是对着林绍璟的时候,极尽温柔小意。

   以至于,身边的人都险些忘了她从前的脾性。

   此刻这般表现,倒是让人想起了从前。

   绿墨毕竟自小就跟在了杨槿琪的身边,了解杨槿琪的性子。

   看着杨槿琪脸色铁青地模样,便知她是真的生气了。

   “你不要以为林绍岚可以护着你。别忘了你是哪个府里出来的。区区一个将军府,你真当我能看在眼里,真当我爹娘会放在眼里?”

   绿墨心里一震。

   她一直都知道,将军府跟平安侯府相差甚远,也甚至自家姑娘的脾性。

   若姑娘跟从前一般,不管不顾,说不定事情真的会闹大……

   而且,以她对姑娘的了解,姑娘最是心善之人,若是此事坦白了,说不得还有一线生机。

   这般一想,绿墨连忙道:“姑娘,您饶了我吧,饶了我吧,我说,我什么都说。”

   接着,绿墨把她跟林绍岚之间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两个人是在林绍钰的外室白姨娘的事情爆发出来的时候勾搭在一起的。

   绿墨知道自己的身份,她是姑娘身边的大丫鬟。

   她总怕以自己的才貌,会被林绍璟看上。而林绍璟不过是府中的庶子,也不过是个八品兵部小官。

   要才没才,要钱没钱,一副穷酸的样子,没什么前途。

   所以,每每林绍璟出现的时候,她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林绍璟收入房中。真这样的话,她这辈子就完了。

   在看到白姨娘的待遇时,想着将军府对白姨娘这般宽容,便觉得自己若是成为林绍钰的姨娘,生个庶子,说不定也能如白姨娘这般。

   只可惜,黄氏看得严,她一直没有机会。

   恰在这时,在院子里闲逛的时候,她遇到了林绍岚。

   因着低头想事情,不小心把荷包落下了,林绍岚帮她捡了起来。

   也不知怎么回事,自那天起,两个人就时常能遇到。

   绿墨本来对林绍岚没什么想法,毕竟林绍岚跟林绍璟一样是个庶子。

   但,随着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尤其是林绍岚扶了她一把之后,她开始对林绍岚改观。

   她发现,林绍岚虽然是庶出,但比林绍钰长得好看,差事也比林绍钰办得好。

   还有一点,林绍岚没有儿子,只有高氏生的一个女儿。

   渐渐地,绿墨把心思转移到了林绍岚身上。

   杨槿琪听着绿墨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指甲深深地嵌在肉里,快要掐破了。

   “你怎么这么蠢!”杨槿琪怒斥。

   “姑……姑娘,您这是何意?”

   杨槿琪冷哼一声:“那林绍岚时常在外院,又离咱们甚远,你如何能这般巧的每次出门都能跟他遇上?”

   绿墨怔愣了一下,摇着头,反复说:“不可能……不可能……”

   杨槿琪已经懒得理会她了,道:“说,你们俩到什么地步了?可有……可有肌肤之亲?”

   绿墨摇头:“没有,姑娘,真的没有。奴婢怕他得到了身子不要我,便没有答应他。您饶了奴婢吧,奴婢知道错了。”

   “你说得都是真的?”

   绿墨点头:“是真的。奴婢绝对不敢欺瞒姑娘,您不信的话可以让嬷嬷来检查一下。”

   “嗯。”杨槿琪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

   见状,绿墨连忙往前爬了几步,抱着杨槿琪的腿,哭着说道:“姑娘,您饶了奴婢吧,饶了奴婢吧,奴婢真的不敢了,不敢了。”

   “你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我却是留不得你了。”

   绿墨顿时慌了,连忙求饶:“不要啊,姑娘,奴婢不走,奴婢不走,奴婢要永远留在您的身边,您别赶奴婢走。”

   杨槿琪闭了闭眼,冲一旁的婆子使了个颜色。

   接着,绿墨便被捂住嘴巴,悄无声息地拖了出去。

   绿墨走后,杨槿琪坐在榻上思索了许久。

   这事儿,她得想想该如何办才是。

   绿墨既然能做出来这种事情,那么,是万万留不得了。

   一位少爷跟弟媳身边的丫鬟搞在了一起,纵然那少爷的名声不好听。但对于那位弟媳来说,名声也不好听。

   若绿墨真的跟林绍岚在一起了,绿墨做了林绍岚的姨娘,高氏还不得恨死她。

   这般的话,她和林绍璟在府中的处境也更加地尴尬。

   绿墨纵然有错,可那林绍岚也未必无辜。

   一想到林绍岚极有可能是故意接近绿墨,杨槿琪就气得牙痒痒。

   低声唾骂,这将军府的爷们儿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个个都瞄上了他们平安侯府。

   暗自生了许久的气之后,杨槿琪写了一封信,递给了紫砚。

   “交到母亲手中,让母亲或者嫂嫂明日一早务必来府中一趟。”

   绿墨犯了这么大的错,她本该惩罚她。

   然而,这种事儿不宜张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若是此事传到了林绍岚的耳中,林绍岚若真是故意接近绿墨的,想必肯定会闹开。

   到了那时,她就必须得把绿墨送过去了。

   不,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管如何处置绿墨,首先,她得先让她安安静静出了将军府再说。

   只是,观绿墨刚刚的样子,如今她定然不情愿离开,也不会主动离开。

   而绿墨毕竟是她身边的丫鬟,在将军府的名册上也留着。

   若是冒然把她送走了,到时候也不好说。

   倒不如,让侯府直接来人,光明正大地把她领回去。

   届时,母亲或者嫂嫂去婆母面前说一声便是。

   “是,少夫人。”紫砚应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