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一指流年错染红尘芳华

回忆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cjudfcg.net 随梦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到底是自己的捧着手心里养大的女儿,皇后是怎么都不想看到慕容楚昀那失望透顶的眼睛。

   微微抬眸,白雅微没有停下脚步,眼里却闪过一丝狠戾,自己与太子同气连枝,如果太子不能长久的坐在那个位置,那她对疼爱自己的大哥对白家做下的那些事,又有什么意义。

   “呵,呵呵。”看着皇后那决然的背影,慕容楚昀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话了下来,心里满是讽刺的嘲笑着自己,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魔障的疯狂。

   怎么都感觉自己像个笑话,为了利益,父皇不要她了,母后不要她了,自己借漠离的手弄死拉雅公主就是为了不用去和亲,可就算自己都送上门去,司徒晨曦也不要她……

   夜晚的瑾王府,到处都笼罩着一片黑暗的静溢,凉亭回廊里那时断时续的灯火,让这座府邸显得有些孤寂。

   夜风悄悄吹走了白日里的燥热,白芷荞独自一人站在瑾王府的凉亭里,一双眼眸迷茫的看着月光下那波光粼粼的水面。

   聆听着湖底那断断续续的蛙叫,这虫鸣慢慢形成了一篇优美的乐章,让她原本躁乱躁动的心,宁静了不少。

   慕容楚辞悄然无声的来到白芷荞身后,看着她那孤寂的背影在夜空中是那边的寂寥。

   心底忽然串起一股意味心疼,微微呼出一口浊气,慕容楚辞上前伸出两手小心翼翼的从白芷荞的背后慢慢圈上她那纤细的腰肢。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异动,白芷荞一双眸子变得清明起来,空气中全身慕容楚辞的味道,让她心里无端升起一丝反感眉头一蹙,就想转身挣开。

   察觉到怀里人儿的挣扎,慕容楚辞鼻尖全是她身上那淡淡的樱花香味,对着她的耳边俏俏的说到:“别动。”

   这声音尽变得略微有些暗哑,直到将白芷荞整个人都拥在怀里,慕容楚辞突然觉得她格外的真实。

   手臂上的力道不由得紧了几分,将下巴轻轻靠在白芷荞的肩上,呼吸间都是她的味道。

   这樱花香味令他整个人,都不知不觉的想要沉溺在其中。

   白芷荞微微一震,整个身子都僵了起来,慕容楚辞最近都很不对劲,不知道他今晚又想干什么。

   见白芷荞听话的不在挣扎,慕容楚辞依然靠在她的肩上,两眼一样睨着前面的泛着星光的水面,整个陷入深深的回忆里。

   他紧紧的抱着白芷荞,煞是好听的声音,却有些落寂的在夜空里响起:“当年我眼睁睁的看着母妃死在我面前,皇后亲自灌下她那杯毒酒的时候,我就躲在她的床榻下。”

   此刻慕容楚辞思绪早已飘回了他母妃死的那一年,脑海里全是那时的情景,当年在她母妃的寝宫里,外面的一声皇后驾到,他的母妃自知局势不妙,不由分说的将他塞到了床榻下面,并再三嘱咐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出去。

   那时年幼的他乖乖的躲在母妃的床榻下,只见一双精巧的绣花鞋后面跟着几双太监的青步鞋慢慢的踏了过来,许是那时年幼的他便有了危险的意识,那绣花鞋每靠近一步,他的心尖就沉上一分。

   皇后那嚣张狠戾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辰妃与他人私通,丢尽了皇上的颜面。

   念你早年为皇上生下四皇子的份上,本宫便赏你一杯毒酒留你个全尸。”

   “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皇后娘娘你想趁皇上出宫解决了我,待皇上回宫的时候,你又要怎么跟他解释。”外面辰妃的声音里很是不服。

   只听见皇后一声冷笑,那精致的绣花鞋迈到辰妃的鞋边有极尽残忍的声音说到:“只要你死了,本宫说什么便是什么。”

   “你……”平日里温润的辰妃自然不是皇后这般的有心机,当即被皇后的话气的一时有些语塞。

   “你们两个,还不送辰妃娘娘上路。”皇后那精致的绣花鞋挪开,向着一旁的两双青布鞋。

   “诺”,两个献媚又讨好的声音同时响起,只见那两双青布鞋慢悠悠的向他母妃的鞋边走去。

   “大胆奴才,胆敢对本宫无理,当心皇上回来拔了你们的皮。”想来他母妃也是害怕,只见那绣鞋练练后退,呵斥奴才的声音也变得有些颤抖。

   “你就别等皇上了,前些日子皇上就已经回宫了,如果皇上要来救你,早就来了。”皇后那不屑有得意的声音传来,让当年躲在床榻小的慕容楚辞全身上下串起一股阴冷。

   只见他母妃的修鞋踉跄的后退了两步,想来是被皇后这话给刺激到了。

   “辰妃娘娘,你就好好上路吧!这误了吉时可不好了。”一个太尖那娘娘腔的声音响起,在声音让慕容楚辞死死的记了一辈子。

   “不可能,本宫要见皇上。”外面传来他母妃有些崩溃的声音,只见他母妃的绣花鞋就要往门外踏去。

   他母妃一定也跟他想到一块去了,只是心里怎么都不愿接受那样的事实,心里着急就想着要去找皇上当面问个清楚。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嘛,还不送辰妃上路。”皇后自然不会放过着千载难逢好机会,怎么可能放他母妃去找皇上那里喊冤。

   当即命身边的两个小太监,死死的拉着他母妃。

   皇后亲自从身边丫鬟的托盘里端起那杯毒酒,一脸阴翳又得意的捏着他母妃的嘴角,一滴不剩的给他母妃灌了下去。

   只看见那杯子掉在地上,慕容楚辞到现在都记住那酒盏上雕刻的梅花盛放的那般刺目。

   知道皇后对他母妃做了什么,两行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可那时的他只能躲在床榻下,用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如母妃嘱咐的那般,他不能出去,他出去了不但救不了母妃,还会跟他母妃一样死在那里。

   一道人影倒下,一行泪水滑落,他的视线由模糊变得清晰,看到的场景却足矣让他全身血液倒流。

   只见他母妃倒在地上,头就向着他这边,看着她的母妃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一行血水从她嘴角流出染红了她胸口的衣衫。百镀一下“一指流年错染红尘芳华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