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结果
大家都看
偏执依恋 韩大宝 | 耽美百合 通知:本文正文已完结,番外已经开始更新啦。 【我的微博:@韩大宝Bobo 记得看置顶微博~】 本文开启了防盗,出现重复章节请补足订阅或等待七十二小时后即可看到最新章节~感谢大家支持正版~么么啾~! 【预收文:《无人及你》自闭症x小哑巴「厌世,但爱你」,点进作者专栏可见,文案在下方~】 阴郁偏执粘人真大佬X清丽坚毅温柔大姐姐 19岁那年,辛月带了一个少年回家。 他阴沉,冷漠,那张日渐俊美妖异的脸上是无尽的漠然。 辛月疼他,护他,给他无止境的纵容与宠爱。 他们互相依偎度过无数暗无天日的黑夜。 后来,少年长大了。 Z城多了一个极年轻的富商。 那是个左眼一片灰蒙的男人。 尽管男人有一张漂亮到妖异的脸,但他雷霆手段,冷血无情,Z城的人都怕他。 某天,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 那女人面容清丽,气质冷艳,靠在他的臂弯里,睡颜恬静。 每个人都看见,男人垂眸时,那深沉的眸色里,有对她浓到极致的偏执与依恋。 辛月面前,易宣从来乖巧,就连讨要拥抱和亲吻都带着小心与虔诚。 没有人知道,易宣的世界没有阳光,只有一弯辛月, 那温柔的月光,是他唯一拥有的光亮,亦是他全部的执念。 —你给我新生,便注定伴我到老。 —黑暗无垠,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月亮。 年下治愈系小甜文,男主暗黑系病娇偏执狂,介意者勿入哦~ 微博:@韩大宝Bobo ———————————————————————————— 《无人及你》自闭症天才画手x甜软乖巧小哑巴 【厌世,但爱你】 司澄从小被养在左家,和左家独子左放一起长大。 外人都说左放有病,但只有司澄知道,他是这世上最温柔的存在。 只是那天放学后,司澄看见左放在学校旁的小巷里把两个高三的男生按在地上打。 言语间流露出不顾一切的戾气让司澄害怕到发抖。 他狠狠说:“不许,议论她!” 回到家,司澄给他处理伤口,哭着问他为什么打架。 左放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接住她滚落的眼泪,执拗却温柔地道: “司澄,是我的,宝贝。别人,不能说。” * 左放的自闭症在他成年后愈演愈烈,他不能面对公众,不能面对媒体。 左家将他锁在城外的别墅,任他自生自灭。 他将自己关在暗无天日的内心世界里,独自一人在无边无垠的黑暗里行走,不停歇,不疲倦。 直到某天,天光乍破; 一身白裙的司澄笑盈盈地站在他面前,对他伸出手; 她说:“阿放,跟我回家。” 我讨厌天空,讨厌阳光,讨厌这世上一切让我想要活下去的美好。 但我爱你。 ——左放 女主不是真哑巴,男主有心理障碍(作者非心理专家,相关资料来源于百度,尽量严谨,切勿考究 双向救赎治愈~
老攻恃宠而骄 逍遥色 | 耽美百合 *耽美一般写主攻,言情一般写女强,卑微作者在线求收藏。 请假:对不起大家,今天有急事,所以会晚更,会在晚上十二点之前更上。 景安一直以为,就凭燕含章这个霸道好妒恃宠而骄的狗脾气,要不是自己惯着,在这吃人的后宫里早不知道被谁弄死了。 后来有一天,他又回到了现代。 看着眼前一身霸道总裁范儿的前男妃,景安的心情是复杂的:“……” 顾三爷眉头一皱:“别总是仗着我宠你,恃宠而骄。” 景安:“……”你能闭嘴吗? *景安攻,主攻文。攻受都最爱对方但偏受宠攻(作者觉得是互宠但有读者认为受宠攻),受控慎入!he *入V后日更三千不动摇,有事请假,偶尔加更。 *受比攻大十岁。 *佛系昏君攻×深情BOSS受
她是小祸害 猫小忆 | 耽美百合 清水镇的人都知道,镇上那个最漂亮娇气的小姑娘卿卿是戚都尉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儿。 某天,戚都尉突然带了个家破人亡的大小姐回来。 那些眼红的人幸灾乐祸:看吧,这下她要失宠了。 卿卿翻了个白眼,别闹了,她才不信阿远会喜欢别人。 可当看到他低头似要吻那个女子时,小姑娘的眼泪唰的一下掉了下来,哭着说:“戚远,你给我滚回来!” 正在耍狠威胁人的戚都尉脸忽然白了,“卿卿,你别哭啊,听我解释!” 后来,他摸摸鼻子:她一哭,他心就乱了,哪里还记得别的。 【任性骄纵的小美人X冷戾忠犬竹马】
我靠中医美食建城立国养幼崽 春日牡丹 | 耽美百合 预收《丹药师在原始部落求生》 ………… 一觉醒来掉落异界穷山恶水之地。 秦小鱼开始是绝望的。 然而,没多久她就发现了自己的位面交易器。 于是…… 全异界苦哈哈的小伙伴,都嗷嗷叫着跑来求包养,幼崽们抱着她的大腿不肯放爪。 #没有资源就创造资源,技术帝改变世界# 一句话简介:我来了,颠覆时代。 1、作者双洁,内有各种萌兽凶兽猛兽出没,小心安全。 2、要是心灰意冷懒了,就催更一下,我知道有人看,就会跑回来了。 完结 《我靠中医美食在星际发家致富》 《黑化忠犬蛇精病快穿》 《末世重生之黑暗女配》 《我靠西医美颜直播风靡万千位面》
重生后世子忙于追妻 暮阿洋 | 耽美百合 文案   楚修一生薄情寡义,为权势不择手段,弑兄夺储,受万人朝拜。   直到孟婉毫无怨言饮下那杯鸩酒后,他心里就变得空落落的。   见什么都不对,只能日日坐在她的寝宫中,悔意布满心头时,不知是哭还是笑,原来权势也不过如此……   一朝重生,回到十岁那年初识时,这一回他要小心翼翼将孟婉宠在怀里,不要江山,只要她。   谁知第一面便出师不利,不小心撕破了小孟婉的衣裳,五岁的小粉糯团子那是哭得个撕心裂肺,那天他被父王揍得个屁股开花。   明明前世小孟婉一口一个修哥哥,又甜又娇,今生犹如见